最开始还能找到刘亚兰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06-10 15:42    次浏览   >

法人代表视劳动仲裁为空谈,法院将上门强制执行

【更多好新闻,请关注株洲新闻网微信公众号zznews0731】

前日中午,康亮和两名工友带记者来到云龙大道附近的株洲市和荣塑磁有限公司,康亮说,该公司老板伍理实也是勤丰洗水厂的法人代表,洗水厂之前的法人代表刘亚兰,正是伍理实的妻子。

株洲晚报12月14日讯(记者 姚时美)4名工人共计1万余元的工资,不知道讨要了多少回,就是拿不到,后来经劳动仲裁,打了个折扣,降为7140元,然而这一拖就是两年,工资还是没有兑现。前日,康亮和工友再次上门讨要,如以往一样,法人代表语气强硬,康亮等人再次吃闭门羹。下周二,荷塘区法院执行局将上门找勤丰洗水厂法人代表,采取强制执行。

其实康亮的遭遇去年晚报曾经报道过,2009年年初,他与妻子来到荷塘区文化路勤丰洗水厂打工,一直做到2015年2月底才辞职,洗水厂一直拖欠着2014年11月份的工资没有发放,当时洗水厂老板刘亚兰曾承诺拿到欠款后,第一时间为员工结清工资,并邀请晚报记者见证。然而距离她当初的承诺已经过去一年,康亮等人还是没有拿到工资。

康亮提供的工资单显示,勤丰洗水厂拖欠他们4名工人共计1万余元工资。去年12月22日,经荷塘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裁定,康亮等4人与勤丰洗水厂达成调解,由勤丰洗水厂支付他们7140元工资,五日内付清,双方当事人必须履行,一方不履行的,另一方可申请法院强制执行。记者注意到,此时洗水厂的法人代表变更为伍理实。

康亮说,为了讨要这些工资,他起码跑了上百趟腿,最开始还能找到刘亚兰,后来找不到刘亚兰了,就找伍理实,最后才通过劳动仲裁,妥协让步,拿到一纸裁定,然而勤丰洗水厂根本不兑现。自己去找伍理实,人家根本就不搭理他,他又只好不断跑法院,“其实两年来,我自己花在这上面的精力和成本,远超过那几千元工资了,只是没想到这点钱要得这么艰难。”

四人七千多元工资,工厂拖欠两年

对于康亮等人的到来,伍理实语气强硬:“你去找法院咯。”他称,自己虽然后来是勤丰洗水厂的法人代表,但是之前的债权债务纠纷和他没有关系,康亮要求伍理实提供刘亚兰的电话,遭到明确拒绝。伍理实称,他不怕事情闹大。

昨日,当着记者的面,康亮多次拨打刘亚兰的电话,始终提示为“呼叫转移”,康亮怀疑自己的电话已被刘亚兰设置为黑名单,就用记者的电话拨打过去,果然接通了,一听是康亮的声音,刘亚兰说:“你去找法院咯。”然后就匆匆挂断电话。

昨日,记者陪同康亮找到荷塘区法院执行局法官侯忠华,他是康亮等工人欠薪案件的经办人。据他介绍,勤丰洗水厂目前处于歇业状态,经调查,资产为零,通过调取卷宗,侯忠华发现,被申请执行人为勤丰洗水厂,法人代表为伍理实。由于要出差几天,侯忠华决定于下周二上门找伍理实,如果伍理实拒不执行劳动仲裁裁定,法院将采取强制执行,对勤丰洗水厂罚款,或者对法人代表依法拘留。